首页 > 房产资讯 >新闻内容

我们在一起521天了,你说我靠不靠谱

2020年11月05日 17:46

 刚刚毕业怀着闯劲

独身来到大城市

满腔热血想打拼一番

以为会踏上征途

不想是踏上“穷途”。

01  人在穷途

大城市的街道无疑是最繁华的,高楼整齐如一,商铺应接不暇,连夜晚都灯火通明,工资很高,当然房租也很贵。有地产品牌的高管说,在北京有860万人需要租房,250万套房合规,而这些房源人均租金7000元。

也就是说,当我们刚毕业,拿着微薄的实习工资时,仰望着高楼大厦,却只能住在很小的单间,和人公用一个厕所,一个厨房。清晨在室友的洗漱声中苏醒,强打起精神跟陌生人挤地铁,晚上回到家伴着吵闹声如梦。

好室友千年难遇,能去在一起吃饭一定要好好珍惜。遇上糟糕的室友,厨房如战场,垃圾遍地;冰箱会魔法,放进去的东西有去无回;厕所是禁地,你不会想知道的……

即便是这样的生活也很昂贵,工资的一半都交了房租,大城市群富时代来临,却忘了我的存在。

02  人在征途

20192月,我打开租客网,发送了一条求租信息,想要改变现在的生活,运气好也是租客网的客服靠谱,真的帮我找到了不错的单间,虽然小但胜在干净整洁,我把这间房布置的很温馨,这样每晚拖着疲惫的身体,就可以舒服的躺在床上,吃着零食,听着音乐,晚上欣赏窗外的灯火辉煌,在这个可以被称作“家”的地方。

之后接触了兴趣相投的室友,偶尔还会互相请吃宵夜,一起追剧,一起吐槽……

有一天打开租客网习惯性点开租客百科搜索信息,突然跳出来一个海报,提示我已经使用租客网521天,鼓励我以后也要加油。有时真的会感谢当初敢于改变的自己,感谢为我提供这一切的租客网平台。

生活就是这样,它从来不会招招手说:“孩子你过来,走这条路,这条是正确的”。生活只会把你带到一条路上说:“就是这条,你给我过去试试水”。

别让生活主导了你,在这个孤单的城市,寻找适合的家。

关键字:

相关推荐

优联互通拥有自己专业化的应用开发团队,成员多,技术水平高,效果稳定!

01开发流程想要知道一个App开发价格算不算贵,首先要了解开发过程。开发一个App基本需要经历以下流程:梳理需求——设计流程——设计原型(简单的文字信息)——DB设计/UI设计(用户界面)——编写代码——测试——上架(上传至应用市场)。开发团队整理思路,明确要开发的App具体需要哪些功能,目的是什么。确认好信息后找到开发难点,进行针对性解决。然后制作出原型图,包括简单的元素和字段,在进一步优化界面设计,最后完成代码编写,做测试,确认无误后,在细节上做补充。这样,一个App的开发才算完成。在这一过程中,安卓(Android)、苹果(iOS)、后台(java或者PHP)、产品经理(设计流程)、设计(设计界面)是最基本的人员要求,开发团队更大,参与的项目人数也就越多。如果App功能复杂,自然而然就会出现3个难点,一是开发难度高,二是开发人员多,三是耗费的时间长。02因为难,所以贵最简单的App不包含云端数据交互,价格是几千起步,而正规的商业App一般是5万元起步。因此功能越全,开发难点越多,价格也就越贵。开发难点1.逻辑难点。有的产品内部功能逻辑复杂,功能之间存在并集或包含关系,这时开发人员要保证数据、流程正确不出错就比较难;2.用户高并发难点。在几万几十万用户同时访问服务器时,让程序不至于崩溃;3.界面设计难点。想要有足够的用户体验,在界面设计和效果上需要花费更多的时间;4.优化难点。比如处理图片需要3秒,如果优化成0.5秒,设计难度就会大大增加。人员难点技术人员属于开发核心,人工成本也比较高。假设一个在一线城市,技术水平比较好的开发公司,项目沟通以及商务沟通人员等不算在其中,只计算主要的开发人员:UI设计2名用时2周,工资8K。Android端3名用时2个月,工资6W。iOS端3名用时2个月,工资6W。后台3-4名用时2个月,工资6.4W。测试2名用2周时间,工资1W,合计人工费就是24W。时间难点一个App上线后,还需要后期的维护和调整,如果出现bug、闪退,没有开发人员进行修改,这对一个软件来说是致命的,影响用户体验,软件本身也基本没有效用03市场上的App开发差别市场上不同的开发软件公司,在制作上也会有技术实力和服务水平的差距。比如优联互通(UNN)大型开发公司,就会有自己的服务标准和特色。优联互通拥有自己专业化的应用开发团队,成员多,技术水平高,效果稳定。长期为国内外知名企业客户提供端到端的应用软件开发,后期也会进行长期维护、增加新功能等服务,保障高。如果是由小工作室来开发,人员相对较少,规模小,水平较低,所开的的APP应用会更便宜,而的效果则会差一些,后期维护上也可能会会产生冲突或拖延情况。综上,开发一个App价格应该是多少?就类似于问房价的问题,不同地段的房价是不同的。功能越大的App,价格自然就越高。关注优联互通,了解更多互联网资讯吧。

2020年10月22日 09:42

买房租房不出门,坐在家里“云看房”

大部分人选择在其他城市扎根的第一站,往往都是从租房开始的,90后和95后成为租客的主力群体。租的不是房子是生活由于租房群体的特点改变,对于租房的需求也发生了翻天覆地的变化,90后和95后的需求由价格敏感逐步转换为舒适敏感、安全敏感、享受敏感等更注重生活品质的需求。数据来源时间:2020.03.11对于更多的年轻人来说,房子不仅仅是提供一个“居住,睡觉”的空间,更希望能够为自己提供更舒适的享受。将近八成的租客表示租金是他们考虑的首要因素,其次是交通便利程度和社区安全与环境。买房租房不出门坐在家里“云看房”租客网的“云看房”及“无接触式”租房模式,简化看房入住的流程,提高看房效率,节省租客的时间成本,将疫情影响降到最低,让大家足不出户也能远程租房。小明是一个90后,他希望上班后有一个自己的独立空间。而租房考虑的第一点又是通勤时间不能超过45分钟,他愿意把时间花在工作和生活中,但不愿白白浪费在交通上。通过租客网,他可以看到真实的房源场景,仅仅几天的时间就选到了自己心仪的房子。那个待在家里几年不用出门的科幻电影场景,随着这个互联网“新时代”的到来,脚步似乎真的已经近了。“从老家回来,租房的小区封了不让进,我住上了另外一套免费房源”;“2月有一半时间阿姨没法上门保洁,返还了半个月服务费”;“困在老家回不去,房东人特别好,给我免了一个月房租”;我们在某乎某涯上似乎总能看见这种类似的交流,现在租客的落脚地虽然有了着落,但却没有一个专属于他们交流问题的平台。为了梦想而做租客,租客网为租客实现大梦想!为了放松而去交流,野帆网为交流提供大平台!由租客网重金打造的野帆网,旨在给每一位租客、对租房有疑问的人群进行一个交流的“大论坛”。给大家提供一个心灵释放的平台,交流的平台,学习互动的平台,解压放松的平台。找兼职、找工作、找优惠,找房子、找朋友、甚至是找对象!统统都可以在这里实现!租客网以“好生活,租着过"为目标,全网首提“大租客”概念,用“大租客”带动“大金融”,开拓租客生态系统的无限可能。不仅仅是房屋租赁,还有物品租赁、服务租赁......租客网全新尝试将以“5G租赁”的形式开启租客新生活,通过整合各方资源,充分利用平台优势,这样也避免了虚假消息、不良中介、无房可租等问题的存在。租客网这个大桥梁,使公寓主、房东、中介可轻松将房屋托管,租金如期到账;又做到为广大租客提供高品质、全方位的房屋租赁服务,提高供应与需求。对于正在找房子的你来说,“无中介费”大大降低了租赁风险。真正意义上的实现做租客,更自由!

2020年08月21日 10:26

阿里年 GMV 超过万亿美元,但用户快被拼多多追上了

相比起其它互联网巨头,阿里巴巴或许是最能反映中国市场冷热的温度计。5月22日周五,阿里巴巴集团(BABA.US)于美股盘前发布2020财年全年及第四季度(2020年1月-3月)财报。财报显示,本季度阿里巴巴营收1143.1亿元人民币,同比增长22%,高于市场预期的1070.38亿元。按收入板块细分,包含淘系电商和新零售业务的核心电商部分保持21%的同比收入,这主要得益于盒马等低利润率自营业务的快速增长,而高利润率的淘宝天猫带来的客户管理(增长3%)和佣金(下降2%)收入合并同比增长仅1%。与佣金同样下滑的还有饿了么所在的本地生活服务收入,比去年同期减少8%。阿里云和创新业务仍然保持住了增速。阿里云在2020财年收入破400亿元增长62%,季度营收达122亿元增长58%。据摩根士丹利,阿里云的估值已至770亿美元。但在一季度行业普遍火热的数字媒体和娱乐业务板块上,阿里却似乎并没能从疫情中获益。财报显示,包括优酷在内的阿里大文娱业务营收仅增长5%,甚至不如上个季度。不管怎么说,在阿里2014年上市之后,核心电商出现衰退或停滞前所未有。与拼多多、京东相比,阿里巴巴的业绩也最接近中国一季度GDP下降6.8%的实际情况。受早先港股影响,周五美股的中概股也遭到普跌,阿里巴巴股价收盘大跌5.87%,年初至今基本没有涨跌幅度。值得注意的是,拼多多跟阿里本季度几乎同时发布财报,尽管44%的营收增长是创上市记录的新低,但仍然远超彭博分析师一致预期,再加上核心用户指标年度活跃买家突破6亿,拼多多的股价逆市大涨14.5%,年初至今涨幅已经达到81.65%。站在阿里的角度,资本市场没有太给面子。以周五收盘的市值计算,阿里巴巴现在只相当于6.5个拼多多了。抗风险品类阿里巴巴这次的财报显示,在刚过去的2020财年(2019年4月-2020年3月),阿里巴巴数字经济体的消费型商业业务GMV达人民币7.053万亿元,突破1万亿美元,其中中国零售市场GMV达人民币6.589万亿元。单一公司创造1万亿美元的交易额,确实是一个里程碑,阿里称之为“因为相信,所以看见”,原因是在2015年,阿里巴巴宣布将在5年内成为世界上第一个平台销售过1万亿美元的公司。抛开这里面浪漫化了的修辞不论,1万亿美元的GMV本来就是当一种商业模式跑通并且证明可持续之后,自然而然的一个结果,这不是精准预测,而是精算后的结论。我们能直接看到的是,尽管除新零售外的中国零售市场收入增速停滞,但是天猫完成支付的实物GMV仍有10%的同比增长,这个体量的这个增速,相比起京东和拼多多来说也不算太劣势。并且对天猫的商家来说,给平台交租的压力也在本季度相对减少,因为阿里对于10%的GMV增长没有选择过多变现。疫情期间,阿里选择放水养鱼的策略。不过,天猫仍然是受疫情影响最严重的平台之一。在物流履约上,相较京东的自有物流体系,疫情以及各地政府的居家令使得阿里所依赖的社会化物流经历了一段时间的停摆,甚至一度淘宝天猫不得不想尽办法给商家压力催促发货,以减少对用户体验已经造成的伤害。另外,阿里在品类上也在疫情期间吃了亏。淘宝天猫的传统优势品类是服饰和美妆,阿里在过去多年里把这这两大高利润品类牢牢控制在自己手中,消费者也早已形成认知。然而,疫情使中国消费者无法出门,即使是出门也更加注重防护而非时尚,从而也大幅减少了对服装时尚的消费。“因为女性戴口罩就不需要化妆了。”阿里巴巴集团董事长张勇在财报后的分析师电话会上解释道。此外,受制于一季度疫情对交通和人力的影响,饿了么所在的本地生活服务收入同比下滑了8%。不过,张勇称天猫上的快消品本季度销售增速达到40%,食品生鲜的消费也在大幅上升。这与其它平台第一季度的数据相符,京东财报显示,一季度京东日用百货商品销售的净收入同比增长38.2%。在这些利润率微薄的生活必需品方面,阿里本不具优势,2015年以来对盒马等新零售业务的投资才使阿里慢慢占据一席之地。可以理解的是,互联网平台业务容易高增长,投一块钱可能会有十块钱的回报。而对传统零售业来说,投一块钱能在保本的同时赚回一毛就已经很不错了。但不可否认的是,这些生活必需品品类更具风险抵抗性,在经济下行区间里仍然保有稳健的消费需求,本次疫情将使集团更为重视天猫快消品及新零售业务的投资和建设。据此前《晚点LatePost》报道,4月中旬天猫超市事业群升级为同城零售事业群,阿里内部人士称,目前同城零售事业群已经上升为张勇重点关注的1号项目之一。阿里表示,4月份天猫实物GMV已经有“强劲复苏”,而5月则“继续增长”。阿里需要新用户尽管阿里如期达到了自己的目标,但是,京东的回暖和拼多多的崛起已经是无法遏制的事实。首先是阿里核心电商的年活买家增长趋缓。本次财报显示,截至2020年3月31日止的12个月,阿里巴巴年度活跃消费者达7.26亿,较截至2019年3月31日止12个月增加7200万,但是较上个季度的7.11亿仅增长1500万。纵向对比,蒋凡2017年底出任淘宝总裁以来(后又陆续接任天猫总裁、阿里妈妈总裁总揽核心电商业务),2019财年(2018年4月-2019年3月)阿里中国零售市场年度活跃消费者增长1.02亿,2020财年增长7200万,在近两三个季度以来尤其放缓。尽管张勇称70%的新用户来自于不发达地区,但在2015年以来,阿里的用户增长似乎又进入到一个瓶颈期。横向来看,从2019年开始,京东的活跃买家已经恢复增长,本季度更是增加了2500万,有提速趋势;而拼多多自上市披露财务数据以来,用户数据的增长就一直非常令人惊讶,本季度尽管有所减少,但仍然保持4300万的单季度年活买家增长,还是有许多对拼多多感到好奇的新用户下载并下单使用这个诞生于移动互联网时代的综合平台电商。如今,拼多多的年活买家已经高达6.28亿,与阿里国内电商业务的7.26亿的差距已经缩小到了1亿以内。如果按照这个趋势不变,在接下来的四个季度内,拼多多的年活买家数据很有可能将超过阿里。借助中国第一APP微信崛起的拼多多,它用户维度的天花板也可能就是微信。不过,按照GMV和活跃买家数计算,阿里的平均年活买家年度支出金额仍然达到9714.9元的高度,而拼多多仅有1842.7元。阿里在客单价、复购率和用户心智上仍然有较大优势。值得一提的是当下最火的电商带货直播,此次财报中张勇作出了正面的分析。“直播本质上是一种销售方式,达人和名人扮演的是推销员的角色,赚的是佣金。”在同业将电商带货直播直接视为一块新兴业务的时候,阿里的态度看起来要比预想中谨慎得多,尽管淘宝直播在过去两年培育出了李佳琦和薇娅这两大超级带货主播,并席卷了带货直播的风潮。张勇称,从商家的角度,选择直播带货只是替代了过去的渠道成本和推广成本,但更重要的是要通过这种方式沉淀下用户,做更长久的用户运营。36氪在此前的行业调研中也发现,即便是一些头部带货主播做一场直播,给商家带来的交易大部分都并非在主播直播间里直接实现,而大量是通过零散微商渠道出货。除非带货主播能从品牌和商家手里拿到一定时期内绝对最低的价格,而拥有这种议价能力的主播,在全网范围内屈指可数。这意味着,带货直播与平台收入之间可能并没有直接关系,电商平台要从直播中获益,需要更复杂的其它环节来实现。“我们不把直播带货看成一个独立的业务形态和销售形态,我们把它看成整体消费者运营的一部分,最终是帮助商家获得长期的价值实现。”张勇解释。因此,一些公司把用户增长和收入增长寄希望于直播,从阿里的经验和观点来看,这可能并非最佳选项。

2020年05月26日 11:17